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吉林农业B版 > 园林生态

儿时“过年”的快活

时间:2013-03-12 06:36:16  来源:  作者1:越禾

每到年末岁尾之时,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儿时“过年”的快活。

  小时,我有一段时间是在余杭安溪乡度过的。每当年关将至,安溪镇各个村落的空气中就弥漫着浓浓的过年气氛。小孩子个个穿上新衣服,喜洋洋地在村里奔来跑去,全村最忙碌的人要数爆米花的师傅了,越是接近年关,就越忙,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做胖米糖。冬至后,米花师傅走街穿村,成了最受孩子欢迎的人物。

  只要进入村子,大家便会围着爆米花师傅,拖着父母爷爷奶奶的手,嚷着爆米花、爆玉米、爆青豆。米花师傅一直要忙到年三十才能鸣金收兵。

  空气中除了爆竹的残余气味之外,总是飘浮着爆米花的芬芳,仿佛在告诉人们: 过年啦! 童年时的过年,仿佛就是伴随着胖米糖的气息度过的。

  此时,成了大家一年中最满足、最开心的日子。

  儿时过年快乐的另一件事,莫过于“吃年猪饭”了。所谓“年猪饭”,也就是农家在年终时,多在农历十二月中上旬开始到大年三十前,将家里养的一口大肥猪杀掉,与别的日子杀猪不同,此猪的肉不拿出去卖,而是留着自家吃。

  在年前的这段时间,杀猪师傅忙得不可交开,一家一户的挨着宰猪。杀了过年猪,一家人除了大块吃肉,吃个痛快外,剩下的部分拿来腌制咸肉。

  旧时,餐桌上难得有荤腥味,平时肚子里“刮”得很。全年中只有杀年猪的那阵子,才可以“放开肚子吃肉”,能不快活吗?

  不过,过年最让人难忘的事,也就是全村各家各户都要做一板豆腐。

  村庄里一家挨着一户,谁家过年吃点什么,谁家有多少“闲”钱,谁家收入如何,谁家小子外出打工挣回多少钱,街坊邻居嘴上不说,心中都有数。

  要是过年连板豆腐都舍不得做,说明这家人够呛了。

  因此,村里人生活无论如何紧凑,做一板豆腐是少不了的,为了“撑门面”也要做,否则,邻里不好看。早年,安溪人家炒菜缺油少盐,在自留地里种点油菜,收获后,挑着菜籽到油坊去打油,或者“兑换”成菜油,“兑换菜油”也就是拿菜籽给油作坊付一些加工费,换几桶菜油回家。

  这点菜油就成了一家老小全年的食油,所以,大家炒菜用油很省。可是,到了过年,灶头上用菜油一点都不吝啬,有了菜油,也就有油“发”豆腐啦。

  平时家里不太有鱼肉吃,在店里买块豆腐,弄点咸菜煮了,全家人吃,哪能过瘾呢?过年就不同了,自家做一大板豆腐,一家子人哪能吃得完一板豆腐呢?

  尽管天寒地冻,食物能放的时间较长,还是不能在几天里吃完一板豆腐。大伙就要做油豆腐,俗称“发豆腐”,也就是用油把豆腐炸黄了,放着年后慢慢地吃。油炸过的豆腐不易坏;而且,年夜饭桌上面不可少的一道美味,称之“油豆腐烧肉”。吃了“发”过的豆腐,加上大块红烧肉,不仅过瘾,而且,预示着年后出门顺顺当当,日子才会一年更比一年“发”。

  那时,安溪人吃的蔬菜多是自家种的,或者自己腌制咸菜、萝卜干之类,用的油本来就不多。不像城里人现在喜欢“瘦肉型”的猪,村里谁家的猪长得越肥,越长膘,谁家就越体面,说明这家有得吃,连猪都养得壮。

  多数人家的过年猪是一口大肥猪,猪肚里的板油厚厚的,乡亲们望着白白嫩黄的猪油,每一个人都会有一种不能抑制的欢喜。

  杀年猪后,大人将板油用盐腌了,或者,熬成白花花的猪油,等来年春忙,或者大暑双抢时,炒菜用,不至于到春荒,或农忙时,炒菜没有油。

  那时,安溪人进一趟城里不容易,加上镇里的店铺不多,货色也少,但是,良渚已经成了一个大集,各种百货比安溪要齐全。于是,大人就会到良渚去置办年货。到了年前,总见到车站挤满了人,有的人出去买年货,也有人出门探亲访友。

  过年时,小孩子常常会想,过年多好啊!有胖米糖吃,有肉吃,还有新衣裳穿,要是天天过年就好了!可是,奶奶总是叹息,说道:“唉,又过了一年,又老了一岁,这个日子怎过得那么快呢?”

  现在,人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天天有肉吃,日日可穿新衣服,糖都吃腻了,反而觉得,这个“年”乏味了,不就在天天“过年”吗?不就是一个平常休假日吗?哪有儿时过年的快活!

作者简介:龚玉和,笔名越禾,自由撰稿人。现执教于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。著有《国际商务单证》、《河山,因我们的到来而改变》、《知味江南》、《之江胜景》、《中国海洋开放史》等。

上一篇:爆竹声中除旧岁 春风送暖入屠苏
下一篇:腊八粥的味道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