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吉林农业A版 > 乡土文学

草尖上的蝴蝶

时间:2013-10-21 06:07:33  来源:  作者:文/路来森

  到底还是喜欢蝴蝶,喜欢它的轻盈、飘逸,喜欢它的灵秀、俊雅。
  从春到秋,几个季节里,都有蝴蝶在飞。但,看蝴蝶,最好还是在暮春初夏。那个时节,天气不冷不热,只是一味地和煦,有一种暖洋洋的细腻的膨胀感。无雨的日子,天空晴朗得通透。天蓝,那种蓝,异常地薄,薄得清脆,薄如蝶翼。风刮着,不大,轻,一种柔柔软软的轻。地面上的青草,已是萋萋满地,却是说不出的嫩碧,大片大片地连接着,芳草无穷。风拂过,一波一波的,是漾过季节的青色的浪。
  这是一个适于出行的季节,乡下人,城里人,都喜欢出去走一走,走在阡陌间,走在草坡上,走在春水湄。
  人,行走着,不经意间,就会看到蝴蝶。一只,两只,或者更多。蝶,在飞,在舞,在栖。飞着的蝴蝶,总是不即不离地贴近草地,姿态轻灵而舒缓,从容而优雅。细细地看去,你就会觉得,那蝶,好似不是蝶了,那是草的起舞的灵魂,是春天起舞的灵魂,那里面,似乎有一种神性的东西——是谁造就了这样曼妙的精灵?
  栖着的蝶,也好看。栖在草尖上,栖在花蕊头。蝶,是喜欢栖在草尖上的,那么脆弱的草尖,竟然能栖下一枚蝶,颤颤悠悠的,给人一种不胜柔弱的感觉。最喜欢的还是那栖蝶的情态:草,随风摆动着,蝶,竟是那样地静,泰然自若,仿佛入定一般。我觉得,这个时侯,那只蝶就是一只有思想的蝶了:是在忧虑春光易逝,还是在思考自己的前世今生?蝶恋花,真好听。是的,蝴蝶,是特别喜欢花的,它喜欢把自己踞在一枚花蕊上,长时间地“恋”着。其实,蝶不是“恋”花,而是“恋”花蕊上的花蜜。看过一个纪录片,摄像把蝶“恋”花的镜头放大了。放大了镜头的那只“恋”花蝶在花蕊上,整个身体却在颤动着,那是一种忙碌的情状,它正在全力以赴地吸食着花蕊中的花蜜。那个时侯,我惊诧于蝶的“疯狂”了。
  那样一个初夏的午后,雨歇天霁,空气清冽得让人迷醉。我站在一个草坡上,正陶醉在一种微醺的情致之中。忽然,看到草地上,飞来一双双的黄蝶,蝶,甚是小巧,飞舞起来,零零碎碎的。确是黄,黄得明丽,黄得清澈。总是成双成对地飞来,也不知来自何处。很快,草地上就聚集了许多这样的黄蝶,飞着,舞着,阳光之下,一派的绚丽和烂漫。草地,是那样的嫩绿;空气,是那样的清新;蝶,是那样的一种薄脆的嫩黄;高远处,还有透蓝透蓝的晴空。草地,成为了蝶飞舞的背景,成为了蝶涂抹的画幅。蝶,就成了草地上的精灵,一种色彩饱满,美得令人心颤的金色的精灵。
  多年之后,回想起来,依旧觉得那种蝶的“乱”舞,满眼迷离。
  蝴蝶,舞在水之湄,别有一种情致。水映蝶,蝶戏水,蝶逐岸上花,引得多少人对此一往情深。鱼玄机的“画舸春眠朝未足,梦为蝴蝶也寻花”乘船看花,一路迤逦,只是因了那岸上花,开得十分灿烂,清俊美好得不得了。
  还是喜欢,栖落草尖上的蝶。亭亭然,自然浑朴,却是透着人世间和顺美好的大境界。蝶翅一展,就翩翩然触动你那颗柔软的心。
上一篇:盈耳蛙鸣催丰年
下一篇: 香草芬芳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