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吉林农业A版 > 乡土文学

香草芬芳

时间:2013-10-21 06:06:51  来源:  作者:文/宋尚明

  山村夏天的黄昏,经常看到一缕缕的烟雾,从农家小院里冉冉升起,在那如岚的烟雾里,掺和着一种浓浓的香味,这就是蚊香草的气息。闷热的天气里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还是免不了挥汗如雨。屋里是待不住了,索性跑到院外的平坝上,扯一块麦草苫,覆一层凉席,与姐姐并排躺下,面向中天的月亮,轻摇手中的薄扇。便有一种身材娇小的昆虫珊珊飞至,在你睡意正浓的时候悄悄叮咬一口。   穿着浆洗得薄而透亮的汗衫的外祖父,一手托着旱烟杆儿,一手牵着汗衫的衣角,望着我们浑身的小红豆点,若有所思。第二早上,外祖父失踪了。年届七旬的外祖父,腰有些弯了,胡须已经花白,长长的飘在胸前。失踪了的他让母亲在早饭时间里遍找不着,一回头才发现,家里那把镰刀不见了。显然,它是和外祖父一起失踪了。母亲恍然,外祖父是上山了。家住的地方是山区,村子后面就是一座高山,在这个叫作旧寨的地方,这座山算是最高的了。夏季的青山,一片深绿,芨芨、茅草遍山疯长,田垄里庄稼茂盛,风吹草低现牛羊。   果然,晌午过后,外祖父回来了,瘦薄的背上搭了满满一筐青草,走近来,我闻到它们散发出的奇怪的香。那是什么草呀?我好奇地问外祖父。外祖父说它的名字叫蚊香草。外祖父趁它们新鲜柔软,将它们编结成几尺长的绳索模样,再蛇一样盘成一盘挂在墙上,直到晒干。夜晚来临,外祖父喜欢带着点燃的蚊香草到大街上去,放在脚头,自己则兀自蹲在地上抽烟。随着夜幕降临,渐渐地,巷子的几位老人也凑过来,和外祖父拉着话儿,说一说去年的收成和今年的年景。   我对蚊香草的喜欢,不只是因为它能够驱除蚊子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一闻它的香气我就想昏沉睡去,仿佛它能给人催眠。我小时候是特精神的,晚上一般睡得很晚,还老做梦睡得不踏实。每当我调皮不睡的时候,母亲就会点一根蚊香草,让那袅袅的香气氤氲满床,这样我就能够渐渐睡熟了。当年,最离不开蚊香草的是我母亲,她上课的那所小学校没安装电灯,白天上课,晚上就得拿着学生的作业回家批改,难免有蚊虫叮咬,外祖父便取一根蚊香草点燃放在她的身旁,这样,母亲就不会轻易让蚊子咬了。所以,一直以来母亲也很喜欢它,因为蚊香草曾经陪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蚊虫横飞的夏夜!   多少年后的今天,我在离故乡很远的另一个城市里居住,再也见不到新鲜的蚊香草了,就连编成的干透的草绳也不可能见到。这个城市里没有蚊香草,有的只是耀眼的霓虹和喧嚣的闹市,有的只是人工制作的各种各样的杀蚊或止痒的香水。面对这些,我常常想,故乡的蚊香草,是否还如童年时候一样茂盛,且继续为故乡的人们防蚊虫,并带来整整一个夏季的清香呢?于是经常做梦,梦见早已故去的外祖父,一边搓着蚊香草的绳索,一边与人们聊着年景;而梦境里的母亲,手中则执一把小巧的蒲扇,不知疲倦地为我们摇扇驱蚊。睡梦里,母亲的扇子只那么轻轻地一摇,便摇落了一地的月光。
上一篇:草尖上的蝴蝶
下一篇: 夏天的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